银行应对待调查令问题的正确方法!(附案例)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22 12:19

  随着法院执行、调查力度的加大,银行柜台遇到律师拿着法院调查令到银行要求调查相关财产信息的情况越来越多。但在我国民事诉讼中并没有调查令的规定,调查令是地方法院在民事审判实践中,为帮助当事人克服收集证据能力的不足、扩展当事人收集证据的手段而进行的探索。从各地法院施行调查令的实际情况可以将调查令归纳为,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在民事诉讼中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自己需要的证据,经申请并获受诉人民法院批准,由法院签发给当事人的诉讼代理律师向有关单位或个人收集涉案所需证据材料的法律性文件。对于这种调查令,银行是受理还是不受理?不受理的话会不会遇到问题?

  2014年2月17日,原告何某某持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法院核发的《调查令》、律师事务所介绍信、律师证到中国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交通银行广东省分行调取案件当事人银行账户资金流水、开卡开户签名等证据。该两省行均以“只接受公、检、法机关的查询”为由不予配合。

  2014年2月24日,何某某向被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以下简称广东银监局)递交了《广东银监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请求依法公开申请人持人民法院《调查令》前往贵局监管职权辖下的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省分行调取案件当事人银行账户资金流水、开卡开户签名等资料被前述两省行拒绝提供的法律、行政法规及规范性文件依据”。

  当日广东银监局作出编号(2014)0001号《广东银监局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答复意见》,告知何某某金融机构协助有权机关查询、冻结和扣划单位、个人在金融机构存款的有关规定为银发(2002)1号《金融机构协助查询、冻结、扣划工作管理规定》,并当面将上述答复及规定提供给何某某。何某某对该答复不服,于2014年2月17日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诉讼,请求:

  一、依法确认广东银监局在编号(2014)0001号《广东银监局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答复意见》中不当适用央行2002年2月1日起施行的《金融机构协助查询、冻结、扣划工作管理规定》为违法行政行为;

  二、判令广东银监局在十五个工作日内依法公开何某某持人民法院《调查令》(指定本律师)前往广东银监局监管职权辖下的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省份行调取案件当事人银行账户资金流水、开卡开户签名等资料被前述两省行拒绝提供的法律、行政法规及规范性文件。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何某某因持涉案的《调查令》前往相关银行调取案件当事人的资料被拒,其遂向广东监管局提起涉案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广东银监局提供相关银行拒绝提供协助的法律依据。依据相关规定,广东银监局作出编号(2014)0001号《广东银监局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答复意见》,告知何某某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中所涉事项的法律依据为银发(2002)1号《金融机构协助查询、冻结、扣划工作管理规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何某某认为中国人民银行施行的银发(2002)1号文不适用对银行业的监管,于法于据,其要求确认涉案答复适用上述文件为违法行政行为并要求被告重新对原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答复的诉请理据不足,本院予以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 驳回何某某的诉讼请求。(案件来源: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穗中法行初字64号)。

  何某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于广东省高级法院。通过审理,最高院认为原审判决驳回何某某的诉讼请求正确,依法予以维持;何某某上诉请求改判的理由不能成立,依法予以驳回,最终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案件来源:广东省高级人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粤高法行终字第887号)。

  上述案例是目前已经公开的涉及律师持调查令,银行不配合调查的行政诉讼案例,这一行政诉讼的结果是法院支持了当地银监局的主张,驳回律师的诉讼请求。

  案例中法院审判依据主要是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机构协助查询、冻结、扣划工作管理规定》,《规定》第八条:“办理协助查询业务时,经办人员应当核实执法人员的工作证件,以及有权机关县团级以上(含,下同)机构签发的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但是笔者认为这个案例的判决结果有值得探讨的地方。

  调查令在审判实践中的探索始于1998年,其后逐渐在全国多个地区陆续施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至少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在辖区内制定了有关民事诉讼调查令的指导性文件,另有多个省份的部分中、基层人民法院也在试行调查令制定。如2008年4月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深圳经济特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若干规定》中明确规定律师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调查令搜集证据。2014年1月2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的《关于民事诉讼立案审查阶段适用调查令的意见》中也规定了在审查阶段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调查令。2017年7月18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南京市司法局和南京市律师协会联合印发了《关于执行实施案件使用调查令的若干规定(试行)》的通知》,《若干规定》对执行调查令的申请条件、审查内容、发放时限、取证方式、回复要求以及法律后果等作了具体规定。《若干规定》的推出,标志着南京法院系统正式建立了律师执行调查令制度。

  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印发《若干规定》中规定,律师持调查令进行的调查,视同执行人员的调查。有协助调查义务的单位或个人,无正当理由拒绝或妨碍持令律师调查取证的,人民法院根据情节轻重,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以妨碍执行予以处罚。对有协助调查义务的单位,人民法院可以向监察机关或者有关机关提出予以纪律处分的司法建议。银行在对待调查令时,如果仅按《金融机构协助查询、冻结、扣划工作管理规定》不受理,可能面临被诉败诉的声誉风险,也有可能面临被处罚的风险。

  审判实践中的调查令制度最初限于诉讼过程中调查收集证据的范围。随着实践的发展,调查令的适用范围逐步扩展,形式逐渐丰富。目前,审判实践中的调查令主要有三种:

  上海、浙江等高级人民法院为解决当事人由于“取证难”而导致的“立案难”情形,自2012年起在辖区内推行立案审查阶段调查令,主要针对与诉讼主体资格相关资料的调查收集。作为诉讼代理人的律师持法院立案调查令,既可调查“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原告资格证据等材料,也可调查“有明确的被告”的相关证据材料。

  这种调查令针对诉讼过程中与案件事实相关证据的调查收集,是实践中调查令的主要形式。如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4月、2001年6月分别制订发布的《上海法院调查令实施细则(试行)》、《上海法院在民事诉讼中正式实施调查令的函》,2001年7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制订发布的《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试行)》,2004年8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制订发布的《关于委托调查制度的若干意见(试行)》等文件中所指的调查令,均为诉讼调查令。

  该种形式的调查令主要是为了解决申请人难以自行调查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制订发布的《关于在执行程序中使用调查令的若干规定(试行)》、2005年湖南高院制订发布的《关于在案件执行中委托债权人进行财产调查的规定(试行)》、2009年9月河南高院制订发布的《关于在执行程序中使用调查令的若干规定(试行)》和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执行实施案件使用调查令的若干规定(试行)》的通知》等。

  对于司法实践中推出的调查令制度,作为银行等金融机构笔者认为应积极予以配合,而不是消极地加以拒绝,但在配合的过程中,银行也要做到合法合规操作。

  各家银行要对内部已有的查、冻、扣管理办法或操作规程及时加以修订,对接待调查令的要点在制度中加以一一明确。有条件的银行,可以安排一个部门(如清算中心)专门负责接待,以避免不必要的差错和纠纷。

  银行工作人员应当根据调查令的调查事项当场提供有关证据,不得以内部规定、领导批准等理由拒绝接受调查。对当场提供证据有困难的,应当予以说明;对因故不能提供证据或无据提供的,应当在调查令上或书面说明原因,加盖单位公章后交持令调查律师。

  银行在核对持令人律师身份证明、单位证明无误后,为持令律师查询并提供调查令中指定的证据,对调查令中没有涉及的其他信息不予主动提供,以免发生泄露客户信息被追责的风险。另外,总行合规等部门,也可以就调查令拟定一份保密承诺,要求持令律师承诺对于银行提供的客户财产信息仅用于调查令所述内容,不得作为他用,否则由该律师承担由此导致的损失后果。

  (简介:我们专注信贷领域,29万用户关注,创办宗旨是为了满足信贷人学习知识、提升技能、完善自我的需求,内容涉及银行、小贷公司、担保、民间借贷、P2P网贷等热门领域,用户包括高管、客户经理、风控、法务等,每日分享行业资讯、业务知识和法律实务文章,内容实操、实战、实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